爱读书小说网 > 其它小说 > 名门女帝 > 第五百五十一章 询问
    [2dusu.com(爱读书中文网)]    赵瑜看着平阳侯,轻轻叹了口气,“侯爷坐下说罢。”

    平阳侯一愣,抬眼看赵瑜。

    人人都道,如今公主暂理朝政,不过是色厉内荏,大事还是胡巍耘说了算,不过……这些话,也就是无知之人说说而已。

    真正聪明的,从赵瑜从云南回京起,就发现,这个公主,与众不同,能力不输于任何一个皇子。

    平阳侯虽然不上朝不理政,可平阳侯也是一个聪明人,早早就洞察出该洞察的和不该洞察的。

    放眼看过去,只见赵瑜眉宇间笼着一层淡淡的惆怅,很显然,这惆怅,和他有关。

    心里思忖了一瞬,平阳侯恭敬道:“臣不敢。”

    赵瑜一笑,“侯爷还是坐吧,今儿的事,说来话长,侯爷若是站着说,怕是身子受不了。”

    多年前一场大病,平阳侯虽是救了命,却也落下病根,一双腿,每逢天变,变疼的难耐。

    久站……当然是不行的。

    赵瑜指了一张椅子,“侯爷莫要客气,坐吧。”

    平阳侯溜了一眼赵瑜的神色,觉得她应该是真心让他坐,顿了顿,便转身坐下。

    待平阳侯坐定,赵瑜朝王幼仪道:“把今儿的事,和侯爷说说。”

    王幼仪上前一步,落落大方,把丽妃如何参与道长祸乱宫闱一事,清清楚楚说了。

    话至一半,平阳侯便脸色铁青,一双手捏成拳头,心中愤怒可想而知。

    赵瑜冷眼旁观,一瞬不瞬觑着他的神色。

    待到王幼仪语落,平阳侯起身扑通跪在赵瑜面前,“丽妃犯下如此大错,臣知她死罪难逃,可……臣还是求公主给她一条生路,哪怕至此打入冷宫,永不得和世人来往也可,臣……只这么一个女儿。”

    求情的话,并不多华丽,可他的语气态度,却是椎心泣血。

    “据我所知,丽妃素日,并不喜搬弄是非,更何况,她膝下是个公主,她也没有必要铲除了怀孕的婠贵人给自己铺路,所以……丽妃今日之举,我实在不解,眼下已经命人将丽妃送进慎刑司。”

    听到慎刑司三个字,平阳侯顿时身子一个摇晃,脸色唰的白了。

    慎刑司那种地方,他虽没去过,却也早就知道其手段狠厉毒辣,进去的人,不死也要送了半条命。

    可见这次……公主是真的怒了。

    不过,这种怒气,他也能理解,公主暂理朝政,打理后宫,却并非宫中真正的主人,这种情况下,最怕有人生幺蛾子。

    一般而言,为了杀鸡儆猴,即便是小幺蛾子,也要大办。

    更何况,丽妃这幺蛾子……基本算是幺中之王了!

    可公主之前的话……她说不解丽妃到底为何如此,又说丽妃从前不是这般……这话什么意思?

    难道是说,平阳侯府唆使了丽妃?

    呃……平阳侯府就是个富贵又没落的侯府,几辈子不参与朝政了,更何况,眼下能有本事的皇子都绝了,平阳侯府还唆个屁啊!

    当初赵彻赵铎都好好地时候,平阳侯府见了他们也是绕路走,就怕一不小心被溅一腿泥!

    “公主,平阳侯府上下,臣敢拿性命发誓,绝对无人唆使公主。”

    赵瑜轻轻摇头,嘴角噙着半抹笑,“侯爷,万事不可说的太过满了,我今日招你进宫,就是想要让你好好问问丽妃,她到底是听了谁的话,才做出这种糊涂事。”

    赵瑜的语气温和,再加上她的用词……平阳侯是聪明人,顿时心头一颗大石头就落地了。

    公主这话……分明是没有十分怪罪丽妃。

    之所以送到慎刑司,只怕……一是为了平阳侯府的面子,二是想要知道丽妃所为,到底为何。

    第二可以理解,可第一……平阳侯府的面子?平阳侯府有什么面子!

    平阳侯心里千回百转。

    赵瑜顿了顿,又道:“侯爷询问的时候,不妨注意些方法,一是要顾及此刻丽妃的情绪,二……只怕有些人有些事有些话,在她心里,只是别人无意的一句,她没有刻意的当回事,侯爷务必要帮她想起这种无意的话。”

    平阳侯隐约明白了赵瑜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臣,多谢公主宽宥之恩!”发自肺腑,平阳侯叩首道。

    赵瑜一摆手,淡淡道:“侯爷去吧,得了话,再来见我。”

    平阳侯撑着地起身。

    他前脚出了御书房,守在外面冷的不行的大理寺卿黄大人立刻迎上去,压着声音问:“侯爷,到底什么事?”

    平阳侯睃了黄大人一眼。

    他是因为女儿糊涂被叫进宫,那黄大人进宫,十有八九也是为了这件事,毕竟黄大人的孙女儿也在宫中。

    可……

    按照常理,一个没有官职的侯爷,一个是大理寺卿,就官职而言,黄大人的身价分量也比他重。

    可偏偏公主先叫了他进去而把黄大人晾着……

    心思一转,平阳侯就重重叹了口气,愁眉苦脸看了黄大人一眼,“呔!不提也罢!”

    垂头丧气离开。

    这话,既是接了又是没接。

    黄大人怔怔看着平阳侯离开,一时间没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到底发生什么事了,能把一向乐天派的平阳侯磋磨成这样?

    狐疑转头,朝御书房大门看过去。

    大门紧闭,却无人出来召见他。

    这……

    料峭春风嗖嗖的吹,黄大人凌乱在风里。

    莫非里面还有人?

    这厢,黄大人在风里焦灼的等,那厢平阳侯已经抵达慎刑司。

    丽妃一见平阳侯,顿时嚎啕大哭,“父亲,救我。”

    得了前来送平阳侯的小宫女的示意,慎刑司的嬷嬷没有干涉平阳侯父女说话。

    “奴婢在门外等侯爷。”小宫女淡淡说了一句,转头离开。

    平阳侯提脚进了牢房。

    丽妃的确是被用了刑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做出这种糊涂事来?”平阳侯气急败坏又心疼难耐,拿出自己的手绢,替丽妃擦擦嘴角脸蛋上的污痕。

    丽妃哭的呜呜呜,“父亲,我……我当时的确是嫉妒婠贵人,一时鬼迷心窍,才做出这种糊涂事。”

    平阳侯皱眉。

    丽妃不落痕迹凑近平阳侯,压着声音道:“父亲,难道不是你派人给我递的话?”

    丽妃气若游丝一句话,顿时让平阳侯如觉五雷轰顶。

    脑子里盘旋起赵瑜一句话:万事不要说得太满了!

http://www.9xds.com/book/4235/
http://www.2ydu.com/ebook/4235/